译见||朱玲:中国昆剧英译的现状、问题与对策

作者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1-01 13:08:38

资料来源:《外语教学》,2019年第5期

出发地:语言交流

摘要:中国昆曲起源于600多年前的江苏苏州,2001年获得一致通过,是第一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的昆曲。昆曲是一门综合性艺术,是中国戏曲艺术成就的集中体现,是中华民族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载体。它的翻译在中国文化的传承和传播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本文通过对中国昆曲英译本和译者现状的调查,总结了翻译的数量和主题选择、翻译的类型和用途、译者的培养等方面的经验和问题,并试图提出对策和建议,以期促进中国昆曲对外传播世界网络的建设和完善,为其他类型的中国昆曲的翻译和引进提供参考价值。

关键词:昆曲;英语翻译;现状;问题;对策;

作者简介:朱令,讲师,博士,苏州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研究方向:昆曲翻译与对外交流。

学习文件:朱令。中国昆曲英译的现状、问题及对策[。外语教学,2019(5):84-88。

期刊趋势|《外语教学》2019年第5期目录

基金: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文化走向全球战略下的昆曲翻译研究”(项目编号:16ysc 004);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项目《视觉模式下昆曲牡丹亭英译研究》(项目编号:2016 sjb 740027);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非洲联盟研究中心资助项目“中国-非洲文化交流昆曲传播研究”(项目编号:fm14-04)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香港城市大学郑培凯教授:古典戏剧文学

在人类戏剧发展史上,古希腊悲喜剧、古代印度婆罗门戏剧和中国歌剧被称为世界三大古代戏剧,其中中国歌剧发展较晚,但积累了很多。根据文化旅游部最新的全国歌剧普查结果,中国有348部歌剧。虽然总量相当大,但只有少数类型的歌剧可以称为“杂耍”(朱恒富2018:10),如益阳曲、昆曲、秦曲、皮黄腔等。“四方歌必须生在武门”。昆曲诞生于元末明初的江苏苏州,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它以其优美委婉的嗓音、优美的词语和表达以及歌舞表演,为未来地方戏剧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营养”(朱令2013: 71)。2001年,被一致批准并首次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名单,成为中国世界级“非物质遗产”的第一张名片。昆曲既是文学、思想又是艺术,是中华民族核心价值观在文学艺术领域的重要体现。在当前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背景下,昆曲翻译与对外传播是很好地讲述中国故事的一大突破。在中国“走向全球”的当前形势下,跨文化翻译是一种面向出口的交际活动(林良新,许吴明2016: 109),它将中国及其文化翻译成目标语言,并对目标语言国家进行跨边界、跨语言和跨文化的交流。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时间价值。

昆曲研究中有三个容易混淆的概念。它们是昆曲、昆曲和昆曲,按照它们产生的顺序排列。

昆腔,又称昆山腔,是元末明初起源于江苏昆山的一种音乐曲调。昆曲本质上是一首歌,一种诗歌的融合,也就是说,诗歌是可以演唱的。这是为昆山歌唱创作的诗歌。昆曲是昆山腔,产生于明朝嘉靖后期。它有剧团、演员和戏剧等元素。它的突出特点是全面性。简而言之,昆曲的精髓是音乐。昆曲是昆曲中的一种诗歌文本,而昆曲是一种综合戏剧,包括昆曲、昆曲和舞台表演。鉴于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中的译名和戏曲界的使用习惯,昆曲也常用来指代上述三种。

本文主要研究戏剧的汉英翻译。显然昆曲作为音乐并不涉及中英文的转换。昆曲作为文本内容接近诗歌,不具备戏剧的独特元素。因此,我们采用了严格的定义:昆曲英译为研究对象,是指昆山腔、音乐、音乐和戏剧的综合英译,包括音乐、文本和舞台表演。

昆曲从18世纪开始被翻译成外语,王实甫的《西厢记》和精湛的琵琶是第一部问世的。人们发现最早的外国翻译是日语翻译。横田翻译的《西厢记》出版于18世纪末。文化的第一年(1804年)由东京长野岛田重印(松井,任荣臻2003:539)。此后,昆曲相继被翻译成法语、英语、德语等多种语言,其中英语版本最多。

根据《昆曲集》,总共流传了411部昆曲(有过去60年的表演或教学记录)。根据文献资料,大致可分为宋元时期的南戏47部、元杂剧18部、明清传奇337部、明清戏曲3部、清剧6部(周秦2011:目录)。

据统计,这411部戏剧属于103部,其中27部以英文出版,约占总数的四分之一。这27部作品中的绝大多数是经典折纸歌剧(3)的精选译本,其中只有8部有完整译本。它们是:《琵琶记》、《西厢记》、《紫钗记》、《牡丹亭》、《邯郸梦》、《柯南梦》、《万寿厅》和《桃花扇》。

表1昆曲英译统计

表1中的数据显示,昆曲现有的英文版本都是读者和观众熟悉的戏剧,在舞台上更加活跃。其中,昆曲代表作包括汤显祖的《临川四梦》、《紫钗》、《牡丹亭》、《邯郸故事》和《柯南梦》、巧妙的《皮派集》、王实甫的《西厢记》、洪圣的《永生之宫》和孔任尚的《桃花扇》,均有全本和选本。25部戏剧选择了英文版本,汤显祖的《紫钗》和《南科尔蒙》只有完整的版本,但没有选择。通常,戏剧有一个精选的翻译,这是完整翻译的基础。然而,这两部剧是通过策划出版《临川四梦》而入选的,这是一个例外。此外,有些戏剧有不止一个完整的译本,其中最典型的是《牡丹亭》。它的翻译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翻译员独立完成他们的工作。翻译作品的出版有时间差。同一个译者的翻译,如白崇禧和张广的,几年后有了自己的修订版本。该剧的重译和重译也验证了原著的经典地位。

从全译本中剧目的文学来源来看,除了一部源于宋元南戏的《琵琶记》外,其余七部都是明清传奇。原因是阿明和清代传说是昆曲的主要文学来源。411部歌剧中有337部来自明清传奇,占总数的80%以上,因此入选的概率很高。第二,明清传奇大多描写才子佳人的感伤爱情故事。当然,也有像《桃花扇》这样的作品,“通过分离与团聚的感觉来书写起起落落的感觉”。因此,它们被称为“十大传说和九种相思病”。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爱情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如果你先把这些作品翻译成英语,也许更容易打开中国文化进入西方世界的大门。

从译文序言、后记或封面上的标记来看,目前的昆曲英译本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文本阅读和舞台表演。

表2昆曲舞台表演英译统计

除了表2所列剧目的舞台表演翻译外,其他剧目都用于文本阅读。目标受众包括英语母语者、英语母语者和昆曲爱好者。例如,王荣培领导的翻译团队在2006年出版的《昆曲精华》一书中,共选择翻译了16部昆曲。每部歌剧只选择和翻译了一本存折。他们的初衷可能代表了大多数昆曲翻译家:“翻译是为了阅读而不是表演的剧本。”(周傅娟2006:94)

除了阅读课文之外,还有一些舞台表演的翻译,主要包括:李林德的青春版《牡丹亭》的字幕翻译,史俊山的《1699桃花扇》的字幕翻译,王班的《悲喜集》包括八部戏剧的二十多本折子翻译,杨咸宜和戴乃迭的《万寿堂》联合翻译的《表演剧本》,许渊冲和徐何明的《舞台版》四部戏剧《西厢记》、《牡丹亭》、《万寿宫》和《桃花》

昆曲通常有几十部作品,需要几天才能完成全部作品。它一直是以歌剧为主题的舞台移动模型。折子戏以其紧凑简洁的艺术形式、丰富生动的情节内容和细腻多样的表演风格赢得了观众的喜爱。表2中的翻译都是精选的翻译,因为它们源于昆曲的表演。他们的翻译大多喜爱昆曲或其他中国传统戏剧,并受到昆曲剧团或曲社的特别邀请,为昆曲表演提供字幕。例如,当时在联合国语文部担任中文教师的王班“从小就喜欢昆曲和京剧,上世纪80年代在纽约观看了上海昆曲剧团演员的精彩表演。他还结识了时任中国部主任、纽约海外昆曲协会副主席(现任主席)陈安娜女士,并应她的要求开始翻译英文昆曲”(王班2009:xiv)。

在昆曲的以上27个英文版本中,要么完整版要么精选版被呈现在书籍中供读者阅读,要么以字幕的形式供剧院观众帮助理解剧情。常见的是,文本是为“观看”而呈现的。然而,作为中国戏曲的一个共同特征,演员唱出的歌词和口头语都是直接用英语表演的,也就是戏剧体验的“倾听”部分,迄今为止还没有为此目的出版过英文版本。此外,昆曲能否用英文演唱歌词仍是一个有待讨论的问题。

与实用及其他类型文艺作品的翻译不同,昆曲翻译难度极大,因为它对译者的汉语理解和外语表达水平、对歌剧尤其是昆曲艺术的理解和感知以及个人素养和综合素质要求很高。因此,很少有译者能够承担这一重要任务。根据我们的统计,国内外已有32人从事昆曲翻译,至今仍有20人活着。他们大多数都在十八九岁或四十出头。年轻和中年的翻译人员短缺。根据他们的身份,他们可以分为三类:

表3昆曲英译者分类统计

戏剧翻译研究的建议

以杨咸宜、王荣培、许渊冲、张光谦等为代表。他们中英文基础扎实,汉语研究基础深厚,大多来自外语,受中西文化影响,具有全球文化视野,对中国文化有自然意识和积极态度,有强烈的民族文化归属感。虽然他们不一定喜欢昆曲,也不一定把原作视为一般的文学作品,但他们仍然小心谨慎地对待它,即使“一个人不可能有机会”(严复1930:一个例子的翻译)。例如,已故的王荣培教授一直站在古籍和记录翻译的前列。除了忙于教学、科学研究和行政工作之外,他还努力工作了几十年。他还努力翻译古籍和记录。正是根植于灵魂的中国文化情结驱使这一代老译者毕生致力于用外语向世界推广和传播中国文化。

由熊十义、陈石祥、李林德、王班等代表。他们出生并生活在中国,对中国文化有着直接的感受和理解,移民后仍然有一颗“中国心”。例如,美国加州大学的李林德教授小时候非常喜欢并演唱昆曲。白先勇邀请他为青春版的《牡丹亭》翻译和表演字幕。这些有着相似经历的海外华人的汉语水平几乎和国内翻译一样。由于对外语和文化的沉浸,他们对外语的理解、敏感和表达远远好于国内学者,他们对外国读者的接受也很容易捕捉。深厚的民族情结和对祖国文化的怀念是他们从事昆曲翻译的强大动力。

由哈罗德·阿克顿、斯科特、怀特和宇文索安代表。他们没有中国血统,也不是在中国出生的。他们的母语是非汉语母语,但他们都学过汉语。有些人去过中国,对中国文化有浓厚的兴趣。例如,意大利出生的英国出生的哈罗德·阿克顿(Harold acton),20世纪30年代生活在中国,热爱中国戏曲艺术,游历了许多地方,包括昆曲的发源地,回国后翻译《桃花扇》,以打消对中国的向往。总的来说,他们对汉语的理解和对中国文化的理解不如中国人,他们对原著的理解不可避免地偶尔会有偏见(但不一定,毕竟中国译者可能不完全理解)。但是,他们在翻译语言的表达上有独特的优势,熟悉外国受众的接受心理,有比较文学和文化的研究视野,有独特的翻译文本风格。

除了根据译者身份明确划分的上述三类之外,还有一个特例,它是昆曲翻译团队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以中国翻译家杨咸宜、外国汉学家戴乃迭、华侨华人陈石祥、外国汉学家阿克顿和白质为代表的中外译者合作翻译模式。在这种译者的组合中,通常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他们有第一类中国翻译家和第三类海外汉学家的特点,或者是夫妻,或者是密友。由于他们共同的兴趣和爱好,他们结合起来成为工作伙伴,互相学习长处,并尽最大努力在昆曲英译中共同努力。

通过对翻译和译者现状的调查和梳理,我们发现在推进中国昆曲“走出去”的过程中存在以下三个问题,并试图提出有针对性的对策和建议。

昆曲是世界性的“非遗产”,是中国戏曲艺术最高成就的体现,但其翻译相对滞后。在现有的100多部戏剧中,只有四分之一有英文版本,其中大部分是一部或几部戏剧的精选版本,只有8部戏剧有完整版本。以昆曲为载体向世界讲述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这个数字远远不够。只有当外国观众能够获得足够数量的翻译,他们才能充分理解其中蕴含的中国文化的精髓,并为人们的心灵建立同样的前提和基础。因此,我们不仅要翻译和引进更多的昆曲作品,还要拓展海外出版发行渠道,与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出版社合作,提升昆曲翻译的国际市场份额。

在增加数量的同时,也应考虑选择主题。以爱情为主题的明清传奇在目前翻译的剧目中占有绝对优势,有利也有弊。汤显祖的《牡丹亭》是昆曲对外传播的一个成功案例,这与其知名度密切相关。在世界100部最著名的戏剧中,《牡丹亭》名列第32位,是唯一入选的中国戏剧。中国戏曲擅长写情感。“戏剧是人们激情的表达”(刘素英2006:95)。然而,如果我们只介绍明清传奇,我们就会误导外国人,使他们认为昆曲只讲浪漫故事,是老一套的、无聊的。他们很难培养对追求新的和不同的事物的持久兴趣。密歇根大学的林翠青教授最近对昆曲在美国的传播情况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传统、重复、剧目狭窄和僵化是昆曲在美国不能直接吸引大量观众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国文艺工作者和观众关注艺术本身的表现及其对社会现象和问题的批评和对话”(林绥青2018:348-349)。可以看出,中国爱情的主题不一定适合国外市场。昆曲的翻译和引进需要目标国家传播策略的本土化。题材选择要有计划、平衡,包括反映中国历史和社会变迁的宋、元、南、杂剧、政治体制和民族融合、家庭伦理和道德亲情,以及贴近大众欣赏和品味的时代剧。

寻求中国情感的国际表达是中国文化向海外传播的重要使命。“就我们现有的更经典的艺术产品的特点而言,绝大多数仍然是从中国国内的角度创作的。具有国际视野的艺术信息和优秀作品的表达严重不足,从而削弱了中国艺术在国外的影响力”(王廷歆2017:23-24)。从古典到现代,再从现代到世界,翻译能否在目标语言文化中达到预期的效果是关键。由于中西文化交流的“时差”和“语言差异”(谢天珍2014:8),外国读者对中国文化的接受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对于外国人不熟悉甚至从未听说过的剧目,最好采取选编重写等形式。首先培养一定的受众群,然后在时机和条件成熟时向大众化、大规模的全翻译过渡。

目前,案头阅读是昆曲英译的主流。目标受众是外国戏剧研究者和爱好者以及一些国内外语学习者。然而,这个受众群体毕竟是有限的。我们认为昆曲的对外传播不应该片面强调戏剧的文本价值,还应该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促进不同形式和不同层次的传播,其中海外演出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之一。幸运的是,近年来昆曲海外旅游逐年增加。只有到2016年,中国七大昆曲剧团才会有近20场海外演出(朱栋霖2017:43-108)。越来越多的海外演出需要字幕。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电影、电视、音乐、动画等全方位、多层次的对外交流渠道。这些都需要不同类型的翻译来配合。

随着中国外语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尤其是自2007年mti成立以来,翻译从业人员的数量激增。“在过去20年中,参加翻译资格考试的候选人人数预计将达到近200万,其中约20万人已获得证书”(刘俊平黄敏,2017:52)。然而,在这样一大群中国翻译家中,只有少数人能翻译昆曲。外国翻译者甚至更少。国内外只有大约20名活着的翻译。年轻和中年的翻译人员短缺,面临着严重的停产危机。因此,译者队伍的培养和建设迫在眉睫。昆曲的翻译非常困难,需要译者精通中外语言和文化。同时,要翻译什么样的作品,最好是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翻译昆曲,首先必须学习昆曲。目前,昆曲翻译仍处于自发状态,主要是由于译者的个人兴趣或辅助学术研究。我们建议将自发性转变为有组织的状态,建立昆曲翻译家全球数据库,重点寻找和吸收国内外中青年翻译家,并邀请专家对翻译家进行普及中国戏曲知识、观察昆曲、翻译文化经典方面的培训,以帮助翻译家提高对原作的理解、目标语言的表现力和对昆曲艺术的感知

翻译分为正向翻译和反向翻译。正向翻译是将外语翻译成母语,而反向翻译是将母语翻译成外语。就翻译规则而言,海外汉学家和海外华人在译语上比国内译者更有优势,是昆曲翻译的理想人选。从实际情况来看,纵观世界文化传播的历史,文化接受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目标语言国家和民族的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的推动完成。例如,西方传教士在中国传统思想经典和文化经典的对外传播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就现有昆曲翻译而言,在国内外反响较好的,尤其是在国外知名度较高的,大多由海外汉学家翻译,如白质的《牡丹亭》和莫里根的《琵琶记》。因此,海外翻译家,尤其是海外汉学家,是传播中国文化的重要使者。他们应该进一步发挥自己的作用,并将其纳入中国昆曲“走出去”实施的重大战略部署中。中国译者擅长理解源语言,外国译者擅长表达目标语言。中外译者的合作是昆曲翻译的最佳模式。目前,国内外的翻译基本上局限在一个角落,没有便捷的方式和渠道来相互了解和交流需求。中外翻译合作机制的建立需要政府、组织和单位的协调和统筹安排。

在民族国家交往日益频繁的今天,文化外交越来越多地成为国际社会民心相通的主要途径。作为大雅正音⑥的世界性“非遗”,中国昆剧想要“走出去”,先要“译出去”。通过梳理昆剧译本与译者现状,我们发现昆剧翻译存在着译作数

彩票app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ivahk.com 坂田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